<div id="5mf8k"></div>
  • <sup id="5mf8k"></sup>
  • <div id="5mf8k"></div>
    <dl id="5mf8k"><menu id="5mf8k"></menu></dl>
    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攀不上“流量新資本”的娛樂圈正在“吳秀波”式的崩塌

    環球老虎財經 趙云帆13586109/29 10:04

    從趙薇淪為被告,范冰冰失聯,再到黃曉明操縱股價,吳秀波人設崩塌,貴圈的多事之秋,似乎預示著娛樂資本話語權的悄然迭代。

    標簽: 資本市場 騰訊 愛奇藝

    9月末,吳秀波疑似因個人問題導致人設崩塌;而除了名譽受損之外,吳秀波身價正隨著資本市場的一系列暗流涌動大幅滑坡。


    從8月2日至8月14日,當代東方連續錄得10個跌停,而吳秀波作為定增發行方委托人身份埋伏當代東方三年,8月13日方始解禁,好巧不巧淪為了大跌的犧牲品。


    7月24日,當代東方發布公告,一手將吳秀波曾經出資設立,出品大紅網劇《軍師聯盟》的東陽盟將威以22億并入上市公司的王春芳,將當代東方整個控制權拱手讓與了山東國資委,自己奪路而逃。8月1日,當代東方公告收購影視特效公司并于8月2日復牌,當代東方的暴跌不期而至。


    這出被資本相中,再被資本拋棄的戲碼,像極了吳秀波自己在私生活中上演的真人秀。


    吳秀波倒霉之處還不限于此。9月27日,吳秀波被曝其全資的霍爾果斯不二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疑似刻公章方式搶奪了江蘇華利原本在《軍事聯盟》該劇集中50%的收益權,該劇另外50%的收益權即由上述當代東方子公司東陽盟將威持有。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軍師聯盟》中的唐藝昕,李晨等主要演員,最近似乎都因個人作風問題,成為了娛樂版的頭版頭條。


    無獨有偶,吳秀波的霍爾果斯不二影視,除了參與了多個由吳秀波主演的電視劇之外,今年還斥資投資上市公司由唐德影視出品,范冰冰主演的《巴清傳》,而后范冰冰失聯,主演高云翔因性侵被捕,《巴清傳》內容因杜撰秦始皇毀三觀的激情戲碼遭到舉報調查,《巴清傳》男主角改為李晨之后,李晨的個人作風劣跡又在朋友圈遭到瘋傳。


    資本的糾葛與明星的星途,完美得詮釋了什么叫做“一條繩上的螞蚱”。無數個閃亮的名字,范冰冰、黃曉明到趙薇,乃至背后的華誼兄弟、唐德影視,娛樂資本話語權顛覆式的改朝換代,正在逐步影響整個中國文娛市場的格局。


    至于重新洗牌之后誰主沉浮,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便有分曉。


     


    誰革了明星的命?


     


    文娛市場的洗牌,似乎是從“總局”對天價片酬的提示開始的。


    2014年,新三板公司耀客傳媒出品的《離婚律師》的兩位主演,如今的“搞婚外情二人組”姚晨和吳秀波被曝出演改劇獲得7000萬天價片酬。當時吳秀波與姚晨在接受采訪時以開玩笑的口吻互相質疑對方是不是拿了7000萬,吳秀波為了自證清白,更直言“我連房產證上都只寫我老婆的名字”。


    四年之后的2018年,在響應“總局”號召之下,三大平臺,六大傳媒組成了“復仇者聯盟”,一場聯手抵制天價片酬的行動,正在漸次展開。


    這三大平臺分別為騰訊視頻,愛奇藝和優酷,其背后分別是騰訊控股,百度控股和阿里巴巴控股,也就是近五年被大眾嚼爛了的“BAT”。


    而這六大傳媒公司,分別為正午陽光、華策傳媒、慈文傳媒、耀客傳媒、新麗傳媒、檸萌影業——沒有華誼,沒有唐德、也沒有光線這些大型傳媒老字號,而是諸如《瑯琊榜》,《歡樂頌》出品方正午陽光等依靠劇品口碑與平臺推廣聚集流量的娛樂資本的新貴。


    與此同時,這幾家聯名抵制的傳媒公司,好巧不巧卻都與吳秀波有著種種關系:如耀客傳媒、新麗傳媒近期兩個重點劇目均由吳秀波擔任主演,而上市公司華策影視在2016年4月曾斥資4000萬投資了喜天影視,后者為藝人經紀公司,曾計劃登錄新三板,吳秀波則是該公司的主要藝人。


    過去數月,文娛資本格局大有改朝換代的趨勢。華誼、唐德旗下大批藝人曝出的種種個人稅收、作風等等丑聞,其猶如水銀泄地讓人應接不暇。


    這不禁讓人好奇,究竟是什么樣一種力量,讓所有過去幾年娛樂版的封面人物們,在2018年集體落馬?


    或許是保受天價片酬之苦,或許是想切斷與藝人經紀業務給“小公司”造成的“大影響”,上述傳媒公司開始切斷與藝人之間的直接聯系,或者直接置出藝人經紀業務,改以合資公司的方式與藝人或其全資工作室合資成立項目公司,分享項目收益提成。


    隨著近年藝人名氣見長,傳媒公司對藝人的議價能力,已經開始逐漸降低。


    2017年9月,正午陽光未能簽約因《瑯琊榜》,《歡樂頌》大紅的王凱、靳東、劉濤等人,而改為與之設立子公司,設立模式為以藝人為自然人股東、正午陽光為單一機構股東,公司法人代表為正午陽光董事長侯鴻亮。與此同時,正午陽光宣布放棄了經紀業務,改換專注內容輸出。


    2017年6月,根據第一財經報道,正午陽光已經啟動上市計劃,但具體上市方式并未透露。在這則消息的“線人”看來,正午陽光上市計劃旨在“梳理內部結構”,抵御風險并保持自身特色。


    他們要抵御什么風險?現在我們知道了。


     


    誰執牛耳?


     


    徐靜蕾與黃立行曾經主演過一個以金融行業為背景的影片《親密愛人》。故事講述了一場收購案中原本作為情侶的男女主角,各自為收購方和反收購方出謀劃策,用媒體輿論信息攻勢操縱資產價格的故事。


    電影可以皆大歡喜,現實生活中卻只有成王敗寇。藝人們的集中人設崩塌,離不開傳媒渠道的更迭。


    在“人設崩塌”之后,吳秀波接連被曝出利用私刻公章轉移影視劇利潤分成;而社交平臺上,編劇,影視從業者爭相爆料,歷數吳秀波在業內的“劣跡”過去幾年早已人盡皆知。


    可為什么吳秀波卻能在如此長的時間中保持自己的人設呢?


    在微信朋友圈,微博爆料等如病毒一樣的傳播的速率之下,傳統傳媒公關的效率早已相形見絀;而與此同時,傳統大型傳媒公司對于具有更為強勢的“BAT”的議價能力的缺失,導致了這些過去風光的藝人失去了大型傳媒集團的“保護傘”,個人隱私則無奈地裸露在朋友圈,微博等新媒體的天窗之下。


    如今最炙手可熱的傳媒公司,參與出品了《夏洛特煩惱》,《斗破蒼穹》,《羞羞的鐵拳》等一系列賣座熱劇的新麗傳媒,2012年便萌生了國內A股上市的計劃。此后,新麗傳媒三次提交招股申請,三次折戟;2014年一度委身光線傳媒,如今則投入騰訊懷抱。


    2018年3月,光線傳媒公告,林芝騰訊斥資33億,拿下光線傳媒持有約27.64%新麗傳媒股權。林芝騰訊的背后是騰訊產業投資基金,后者是騰訊系跨行業整合的資金池與并購實體。從掌趣、盛大到海瀾之家,騰訊控股均是借助林芝騰訊的長袖,舞動騰訊系未來的布局。


    而在光線傳媒這邊,表面上于上半年借助出售新麗傳媒確認了高達22.41億元的投資收益,卻同時放棄了其騰訊的“緊密聯系”。


    2018年,新麗傳媒砸下3個億投資的《如懿傳》,原本定檔2018年元旦,但因種種原因一直無法上架,新麗傳媒彼時又因《如懿傳》單劇投入過大,被報道深陷流動性危機。8月13日,新麗傳媒宣布將以不超過155億元整體委身騰訊系閱文集團,僅僅一周后,8月20日,《如懿傳》便在騰訊視頻風光上架。


    前文提到的多家聯盟抵制天價片酬的公司,除了在藝人使用上與老傳媒勢力劃清界限,其股權結構更是反映了其新勢力代言人的本質。


    比如,檸萌傳媒的A輪投資者為騰訊、而在2017年B輪融資過后,騰訊再次增持,占股檸萌傳媒比例達到19%,時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如耀客傳媒去年年底完成數億融資,兩方領投分別為阿里系云鋒基金以及騰訊。


    耀客、新麗、檸萌連同正午陽光,近年被業界稱為傳媒“四小龍”;其中三家已經被騰訊,阿里等收編。籌謀上市的正午陽光,或許也不能免俗。


     


    改朝換代


     


    而在傳媒公司切斷了經紀業務之后,誰人撿起了藝人經紀這個萬年的香饃饃?還是騰訊、阿里,百度(愛奇藝)。


    如阿里影業在去年通過旗下附屬公司浙江東陽將與合一信息(優酷)簽訂綜藝節目合營協議,成立藝人經紀公司“酷漾娛樂”,致力培養及管理娛樂界藝人。而在2015、2016年,阿里先后投資13億元與上戲合作欲培養影視人才——但卻不如后兩者掌握主流平臺,造星實力堪憂。


    愛奇藝在去年6月提出針對演員業務的“天鵝計劃”,同時將聯合“天池表演工坊”共同打造“愛奇藝天鵝明星訓練營”。同月,騰訊影業宣布入局藝人經紀業務,并拉上了一家年輕的藝人經紀公司“撲度娛樂”作為合作伙伴,該公司掌舵人是“羽·泉”組合的成員胡海泉。


    此后,愛奇藝、騰訊影業推出了《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成為自建經紀體系,自建流量渠道,自尋變現渠道的標志性事件。


    而后,脫胎于愛奇藝《偶像練習生》的蔡徐坤,一個大部分70、80后毫無印象的名字,這幾周長期霸占微博權利榜,網易云音樂音樂榜頭榜,其甚至引發了社會對性別認知趨勢的討論。


    而脫胎于騰訊《創造101》的楊超越,王菊成為微信朋友圈常客,前者出身農家,做過紡織女工,服務員和婚紗店銷售;后者腰圓膀子粗,性格真實,兩者成了微信朋友圈另類美學與接地氣的代言人,“轉發這個楊超越,你就能考第三名,第一名第二名就會退學”一時間成為網絡流行語。而目前楊超越所在的經紀公司霍爾果斯哇唧唧哇娛樂背后,則依然為騰訊投資。


    今年9月17日,大紅大紫的熱劇《延禧攻略》出品方于正工作室歡娛方達成戰略合作,合作的維度包括影視劇、IP開發、藝人合作等,《延禧攻略》的兩位主演吳謹言、聶遠亦被并入騰訊體系。


    也許,當明星們選擇自立門戶,在資本新貴面前虎口奪食的時候,他們已經走錯了第一步。


    本文系環球老虎財經原創文章,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江西快三预测
    <div id="5mf8k"></div>
  • <sup id="5mf8k"></sup>
  • <div id="5mf8k"></div>
    <dl id="5mf8k"><menu id="5mf8k"></menu></dl>
    <div id="5mf8k"></div>
  • <sup id="5mf8k"></sup>
  • <div id="5mf8k"></div>
    <dl id="5mf8k"><menu id="5mf8k"></menu></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