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5mf8k"></div>
  • <sup id="5mf8k"></sup>
  • <div id="5mf8k"></div>
    <dl id="5mf8k"><menu id="5mf8k"></menu></dl>
    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環保風暴不停,要約收購保價不力,冀東水泥“雄”風不再?

    金隅集團通過要約收購,進一步增強了對冀東水泥的控制權,強強聯手后的水泥企業能否走出頹勢?曾經自帶雄安光環,如今是否早已被市場定義為冀東水泥的負面標簽?環保嚴查之下,企業如何化解矛盾?

    標簽: 冀東水泥 上市公司 要約收購

    剛剛得到金隅集團“保價式”要約收購的冀東水泥,10月31日又被媒體爆料,其旗下內蒙古冀東水泥有限責任公司投資超過1.5億的采礦項目,由于無法進入環評程序,項目已停滯2年,并一直拖累著公司業績。


    據悉,內蒙古大青山區近年來在環保督查的風暴下,正全力開展環保整治工作,不但對所有工礦企業進行清理整頓,而且對清理工礦企業遺留的礦坑和破壞創面的生態實施修復工作。在如此趨嚴的環境整治力度下,公司的項目投產恐怕遙遙無期。


    水泥行業屬于高耗能、高排放行業,與鋼鐵、煤炭并稱環保污染的三大元兇。而冀東水泥地處河北省,作為環境污染較為嚴重的地區,冀東水泥的環保問題一直是監管部門和媒體關注的重點。


    環保問題由來已久


    早在2016年4月,冀東水泥豐潤有限責任公司就因粉塵排放問題與當地村民發生了一系列糾紛,甚至不得不出動警力來維護秩序。曾有政府工作人員表示,冀東水泥從建廠開始起,就會每年給村民一定的補償費,這就更讓人質疑公司的環保問題了。


    隨著環保稽查的愈加嚴厲,冀東水泥開始意識到當前的技術和發展方式難以可持續。2017年8月,公司相關領導表示,公司正在實施環保提升工程,計劃在2017-2018年內,投資10個億進行環保方面的改善和投資,預計2018年初,工程投資計劃就可以完成。


    不過,對于當時業績剛剛有點起色的冀東水泥來說,有不少人質疑這10億元有多少是真正落實到環保整治上的。


    這種質疑也并非空穴來風,事實上,冀東水泥在其2016年收購報告書中披露的環保數據就存在矛盾。


    當時冀東水泥擬收購的 34家公司在今年第一季度的環保費用支出合計金額,應當為6363萬元,然而在收購報告書中披露的合計金額卻高達50822萬元,相去甚遠,環保費用的支出究竟是如何計算的,尚未得到合理解釋。


    然而,用10億元來改善環保,并預計在2018年初完成的冀東水泥,卻在2018年頻頻受到監管部門的關注。


    2018年3月,執法組在唐山市豐潤區縣現場檢查發現,唐山冀東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分公司違規露天采礦作業,大量石灰石露天堆放,未采取有效粉塵防護措施,粉塵污染嚴重。石灰石預勻化庫、煤庫未密閉,上料機無污染防治設施,部分粉塵無組織排放。


    2018年7月10日,內蒙自治區人民政府官網發布《群眾信訪舉報轉辦和邊督邊改公開情況(第二十五批)》,其中涉及阿巴嘎旗冀東水泥廠占用薩如拉錫力嘎查附近草原進行建設,破壞了當地的生態環境一事。經確認,占草原建廠屬實,而造成環境污染也部分屬實。


    2018年7月13日,唐山市人民政府發文強力整頓重污染企業,要求區域內鑄造企業、獨立軋鋼企業、水泥企業(含粉磨站)全部實施停產,同時,相關縣級領導還將實施夜查行動,對不落實停限指令的企業要嚴懲不貸,實施無限期停產。


    令人費解的是,面對如此嚴厲的監管措施,冀東水泥回應:唐山市沒有停產所有水泥企業,公司生產經營一切正常。


    據悉,當時豐潤區冀東水泥子公司6條生產線僅3條生產線停產,其余三條為水泥窯協同處理固廢生產線,因承擔民生任務所以未停產。不過在環保風暴的大力整治下, 水泥企業因污染而停產似乎在所難免,冀東水泥的環保問題要真正根治恐怕難度不小。


    聯姻金隅集團


    2018年9月9日,冀東水泥發布了《要約收購報告書》,本次要約為金隅集團向除金隅集團、冀東集團以外的冀東水泥股東發出的部分要約,擬收購6737.61萬股,占總股本的5%,收購價格為11.68元/股。


    由于公告時,冀東水泥的股價不到10元,與控制權不相關的溢價收購保價意味明顯,一度令市場十分看好,直到要約收購期滿時,共計有3897個預受要約戶數,對應股份1.95億股,遠遠超過實際收購數量。然而事與愿違,10月30日,復牌后的冀東水泥卻大幅低開,報收9.99元,大跌4.4%。


    由于冀東水泥和金隅集團的水泥業務重合度相當高,長期存在同業競爭問題,疊加華北地區水泥產能的嚴重過剩,兩家企業的并購重組就顯得十分必要。


    公開資料顯示,冀東集團持有冀東水泥30%的股份,是目前公司第一大股東,而冀東集團是一家國有控股公司,其中北京金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持股55%,唐山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持股剩余45%。因此金隅集團在要約收購前就已控股冀東水泥。


    今年5月,金隅集團就以大宗交易方式增持了公司股份1347.52萬股,并承諾擬在未來12個月內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繼續增持公司股份。金隅集團表示,此次要約收購,是為了進一步增強對冀東水泥的控制力。


    數據顯示,冀東水泥2016年營業收入123億元,而全年凈利潤僅5289萬元。2017年營業收入153億元,凈利潤為1.1億元。不過今年7月,冀東水泥和金隅集團實現財務并表,而整合初見成效。截至今年三季報,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21億元,凈利潤暴增至14.15億元。


    雄安股風光不在?


    去年4月,千年大計雄安新區被賦予了空前的高標準高規格,在上百支受益的雄安概念股中,冀東水泥和金隅集團均在其中。而熱炒過后,雄安題材至今仍處于跌勢中。


    與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市場上非雄安概念的水泥股,在近1年半的時間里,幾度成為市場熱炒的對象。冀東水泥自帶的雄安屬性,似乎反而成了一個負面標簽。


    去年,冀東水泥總經理曾公開表示,雄安新區建設對水泥的需求量很大,保守估計會有300萬噸-500萬噸,樂觀估計甚至可達千萬噸,并暗示冀東水泥可能是雄安新區建設的最大受益者。


    然而,截至目前,雄安新區尚處于規劃,方方面面還在統籌之中。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目前環境質量的難以為繼。有專家表示,這兩年對環保要求迅速的提升,甚至出現了暴風驟雨式的環境執法,這個是跟多年的欠帳和環境質量的迅速變化有關系的,越來越多的公眾對環境質量惡化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政策面的客觀因素,恐怕是擺在冀東水泥和其他雄安股面前最大的難題,而環境整治與企業發展的矛盾,一定程度上已上升至國家戰略高度,這恐怕不是企業通過簡單的并購和業績改善就能解決得了的。


    本文系環球老虎財經原創文章,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江西快三预测
    <div id="5mf8k"></div>
  • <sup id="5mf8k"></sup>
  • <div id="5mf8k"></div>
    <dl id="5mf8k"><menu id="5mf8k"></menu></dl>
    <div id="5mf8k"></div>
  • <sup id="5mf8k"></sup>
  • <div id="5mf8k"></div>
    <dl id="5mf8k"><menu id="5mf8k"></menu></dl>